返回列表 發帖

[都市言情瘋狂] 大醫凌然 第1077章 兩不誤 志鳥村





啃書│啃書網│啃書閣│啃書論壇│瘋狂中文│瘋狂中文網│瘋狂中文網論壇www.999057.live 瘋狂書庫www.fkzww.com
大醫凌然  第1077章 兩不誤  志鳥村

《大醫凌然》 圖文版連載網址(書閣書庫)----點擊閱讀

《大醫凌然》 全文字版連載網址(瘋狂中文書庫)----點擊閱讀

1077.png



    “凌醫生,等一下。”

  見凌然轉身要走,雷主任忙將他給叫住了。

  雖然說,醫生們的日常查房都是如此快節奏的,但今次生病的是馬局長,人家的臉還是比正常人大的。

  凌然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雷主任。

  “那個……凌醫生,馬局長這邊的病情,還得請你給多說明一下,另外,這邊有省立和陸軍總院,還有二院和其他醫院的一些專家們,你們可以共同探討一下。”雷主任搜羅了一堆話,全都給倒了出來。

  凌然看看時間,道:“我接下來還有一個手術……恩……要探討什么?”

  凌然看向了專家群體們。

  以肝膽外科和普外科為主的中老年醫生們,被凌然看的一時無言。

  這里的大部分專家,都是常年在昌西省內混跡的,有的人可能參加過凌然到場的醫學會議,有的人還可能看過凌然的手術,還有的人可能看過凌然發表的論文。最不熟悉他的,剛剛也看到凌然體格檢查的準確和細致了。

  在凌然沒有出現之前,在主刀醫生真正確定之前,眾人還是很有積極性的。

  但是,現在被凌然直直的看著,專家們的心態就有點變化了。

  問題的關鍵,正如凌然所言……探討什么?

  這就是一臺簡單的早期肝臟腫瘤的切除手術,如果是交給主治醫生做的話,那還是有很多可以考究的點的。

  可對于所謂的專家們來說,探討的角度,可能就有所不同的。

  那么,討論的細致和深入一些?

  事實上,哪怕只是深入一點點,稍微超出臨床的標準兩三成,在場就得有兩三成的專家要露怯。

  不是每個人都能有200例,乃至于500例的肝切除的經驗的。1000例的肝切除,更是可以在全國排得上號的標準。

  如昌西省內的這些專家,三巨頭以外的醫院主任和副主任醫師,完整主刀肝切除三五百例的有,主刀三五十例的也正常。

  職位、職稱和頭銜這種東西,并不總是按照硬條件來排序的,再者,大家的臨床方向和研究方向總歸是不同的,常見的會做肝切除的科室里,規模最大的普外做的最花,擅長掏屎的普外科主任,也許只做過幾十例的肝切除,但要偽裝自己是肝切除的專家,也不會有人去刻意揭穿。類似的如肝膽科的專家,主做膽管也是再正常不過的,稍大一點的肝膽胰腺科的專家,可能主攻的胰腺也沒毛病。

  對所有外科專家來說,大而化之的聊一聊肝切除,尤其是面對患者和家屬來聊的話,那是很簡單的。

  可要是仔細聊,進入到探討階段的話,那可就容易暴露了。

  馬夫人奇怪的看看專家們,又奇怪的看看凌然。

  作為體系內的一員,馬夫人意識到不妥了……

  探討得有主題,還得有主持人啊。

  “那個,云華醫院肝膽科的主任在嗎?”馬夫人左右看看,覺得應該選擇地主來做主持人。

  在場好幾位了解內情的醫生,臉色都是憋足了勁。

  “云醫的肝膽科的主任是賀遠征吧。”有位不了解內情,但很有展示欲的醫生朗聲回答。

  “沒來嗎?”馬夫人看向雷主任。

  “這個……”雷主任都僵住了,不知道該怎么說。

  馬夫人剛剛落下去的不爽,又升了起來:“你們肝膽科的主任又做什么呢?你們這也太敷衍了。”

  雷主任無言以對,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我好好的喊住凌然干什么?人家長的帥,情商低也不得罪人,我有這種臉嗎?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賀遠征已經被踩下去了嗎?那可就得罪人了。

  “我叫賀主任過來。”雷主任拿出了手機。他才不想給賀遠征趟雷呢。

  馬夫人略有些滿足的點點頭,這本來就是她來醫院的日常。只不過,以前大都是為親戚朋友而來,心情要更好一些。

  霍從軍咳咳兩聲,道:“賀主任怕是忙著。”

  “忙著也請過來吧。”馬夫人越俎代庖的道。

  霍從軍同樣是沒話可說。

  馬局長見老婆這么積極,也沒出言反駁。

  于是,雷主任在眾人的目光聚焦下,打了電話。

  不長一會兒,賀遠征就邁著決絕的步態,走進了門。

  “您是賀主任啊。”馬夫人笑眉笑臉的迎上去,態度明顯要熱情一些。

  如果要她選的話,云醫和省立的肝膽科的科室主任,肯定是要進備選項的。

  賀遠征點了點頭,接著看看在場的專家,又看看凌然,斬釘截鐵的開口道:“我不懂做肝切除的。”

  現場全是業內人士,賀遠征干脆連裝都懶得裝了。

  裝了就容易被揭穿,哪怕賀遠征用話拿住了眾人,現場還有霍從軍這個不走平常路線的噴子。

  馬夫人登時一呆:“你是肝膽科的主任,怎么不會做肝切除?”

  賀遠征尬了一下,接著堅強搖頭,道:“我們醫院的肝切除,主要都是凌然醫生做。”

  馬夫人的眼神,不由隨著賀遠征的擺動,而到了凌然臉上。

  凌然給出一個微笑,也確實是這樣沒錯。

  “原來是這樣子。”馬夫人呆了半晌,才自我解嘲的一笑:“還是我們家老馬的眼光好。”

  賀遠征勉強給出一個微笑。

  凌然這時道:“賀主任,不如你給病人介紹一下手術的步驟之類的情況。”

  在凌然熟悉的醫生里面,賀遠征還算是肝切除做的多的,當然,賀遠征現在是不想承認這項技能的。

  “您是要走嗎?”馬夫人看出凌然的意思了,此時卻是有點舍不得了。

  凌然點點頭,道:“手術時間都是安排好的。”

  說完,凌然就快步離開了病房。

  房間里的人太多了,讓他渾身都覺得不舒服。

  賀遠征被留在了后面,表情奇妙的望著離去的背影。

  他現在有很多的哲學問題,需要問出來。

  但現實的壓迫,又讓賀遠征不得不硬著頭皮,放棄思考。

  “賀主任,不如給我們說說凌醫生的情況?”馬夫人不知道哪根弦搭錯了,思維跨度直接從救命,到了八卦。

  或許從她的角度來說,這是八卦和救命兩不誤?

dddddddddddddd

TOP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中國現階段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智商和官員們不斷下降的道德之間的矛盾。

TOP

返回列表
期货配资玩法